思达文化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产品展示 服务资讯

炮轰平台压榨主播之后,辛巴要和快手对簿公堂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1-09 17:15]    [热度:]

【文/观网财经 王木巨】“辛巴”要和快手对簿公堂?

启信宝12月21日网站信息显示,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日前新增两条开庭公告,均为网络侵权责任纠纷。原告为“辛巴”辛有志及其徒弟“时大漂亮”时诗。相关案件将于明年3月开庭。有消息称,辛巴方面表示,这其实是“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一个正常处理流程,并不是真的“告平台”。

相处并不愉快,辛巴炮轰平台压榨主播

2020年,因“辛巴直播带货即食燕窝”事件,快手对辛巴个人账号封停60天,公司旗下27名电商主播封停15天,但辛巴没有在解禁后第一时间出现在直播间。3月22日,辛巴在快手发布回归视频。5天时间,它的粉丝从不足7000万涨到了8000多万。2020年,快手应用的平均日活跃用户是2.646亿。可以说,辛巴是快手毫无疑问的顶流。

不过近年来,双方的蜜月期似乎要告一段落。

尤其是今年,辛巴对快手开启“揭黑”模式。

6月5日晚间,被称为“快手一哥”的辛巴在直播间怒斥平台不公,自己被压榨到“无法喘息”。辛巴还称现在所有的带货主播场场直播都在烧钱烧流量。他还算了一笔账:“20%的佣金,快手还扣5个点,去掉人工费、税费,剩下8%。我卖3个亿,我剩2400万,要烧掉2500万;送礼物搭了1000多万。我这一场直播下来,要赔2000万。”

辛巴彼时表示:“当时选择快手,是因为平台是私域流量(企业或个人自主拥有的流量,比如微信、朋友圈),不是公域流量(共享的流量,作品曝光度依赖平台的曝光度,比如微博热门、抖音)可是我花了20多个亿,去买了8600万粉丝,但我只要不花钱,我的播放量就100多万,(平台)是不是缺钱缺疯了?为什么我给我徒弟点关注,你还要我钱?”

《犀牛财经》6月8日报道称,当时辛巴对快手收费流量进行“吐槽”,有观看直播的用户提议转战抖音或淘宝平台,但是辛巴表示,“再不济我是快手的部下,是快手培养出来的,不可能带着我的团队到别的平台去打快手”。

在网民们看来,如今剧情正走向另外一面,双方或许要对簿公堂了。

不过,据新浪财经20日报道,辛巴的理由是快手不给流量,还要自己花钱买。而快手认为平台可以自由分配流量。辛巴旗下公司辛选回应称,这其实是“网络侵权责任纠纷”的一个正常处理流程,并不是真的“告平台”。

“去辛巴化”VS“去快手化”

作为头部主播,辛巴曾是快手的顶流。不过现在,平台似乎有意“削藩”。

据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有网友上传视频并表示,3月27日,辛巴团队在位于广州市白云区的辛选直播基地附近直播时,有人员将周边道路封住,过路市民均要接受盘问,而这恰好是“辛巴”复出直播当天。事件引发热议。

据《第一财经》4月7日报道,辛巴团队负面事件不断,快手平台也因此受到牵连,逐渐进行“去辛巴化”。快手正在着力培养各领域的腰部带货主播。这或许不仅仅是为了对冲个性张扬的平台主播带来的不确定影响,同时也是为了“去中心化”。

“首席人物观”去年10月的文章中写道,在《快手是什么》一书中,快手CEO宿华用电影《魔戒》形容自己对规则制定者身份的忌惮:戴上魔戒的瞬间,你可以变得很强大,可以操控很多人和事。但时间一长,你所有的行为就被权力定义。这后来被解读为快手的崛起逻辑:消解精英话语权,放大底层人民在互联网上被看见的可能性。

以“农民的儿子”为招牌的辛巴,显然已经走向这一逻辑的背面。快手也不愿意被头部主播绑架。

在快手“去中心化”、“去辛巴化”的同时,辛巴似乎也在“去快手化”。

《花朵财经》2020年12月22日报道称,辛巴曾向官方喊话:“总有一天,我要和快手成为平起平坐的兄弟公司,快手你最好利用好我辛有志身上的资源。”一位不愿具名的快手员工对《花朵财经》表示,气得牙痒痒,但是“拿辛巴没办法,平台太需要他了。”

不过,从数据上看,快手似乎要逐渐摆脱了对于辛巴的依赖。

据观网财经此前报道,2020年1月-6月,辛巴家族10位主播(安若溪、初瑞雪、辛巴、爱美食的猫妹妹、陈小硕、蛋蛋小盆友、赵梦澈、徐婕、温暖的达少、时大漂亮),累计直播场次为120场。而快手平台半年度拥有超过3000万场电商直播。

在销售额方面,辛巴家族10位主播的累计GMV约为65亿,仅占整体总GMV的6%。从快手扶持腰部主播的动作也能看出,他们不再把希望完全寄托于拥有8400万粉丝的辛巴一人身上。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版权所有:思达文化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