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达文化有限公司
网站首页 公司新闻 行业新闻 产品展示 服务资讯

抢票大战:加速包之下的竞价排名游戏 抢票软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22-01-09 17:14]    [热度:]

一年一度的“抢票大战”临近,在那条“拥挤”的回家路上,多个抢票软件的加速包又来收智商税了。

眼下,在各种抢票软件上,“快速”、“高速”、“极速”、“光速”等不同等级的抢票速度正“引诱”消费者购买更多的加速包,一直抢不到票的焦急情绪也让不少消费者自愿花费从10元到上百元不等购买加速包,似乎买得越多就越能缓解抢不到票的焦虑情绪。

购买加速包后,抢票的成功率会否得到相应的提升?近日,铁路12306表示,消费者使用的加速包并不能拥有优先购票权,无论是哪款购票软件都需要在铁路12306购票系统排队。同时,12306还提示乘客,如遇所需车次、席别无票,可在线排队候补。当对应的车次、席别有退票时,系统将自动购买车票。也就是说,当车次没票需要等票时,12306的候补购票功能是所有抢票途径中优先级最高的存在。

那么,抢票软件上的加速包到底有没有用,是不是智商税?铁路12306与各种抢票软件之间又有哪些博弈历程?

抢票软件生意经:加速包之下,抢火车票渐成竞价排名

抢到一张回家的票成为很多人岁末年初最大的愿望。小岳用自己的经历告诉记者,抢票软件有时还是有用的。抢票当晚,小岳蹲守12306的放票点,打算拼一下手速,无奈热门车次蹲守人数太多,刚一放票就显示售空状态,再次刷新则显示“操作失败。”12306软件由于服务器压力过大无法进入,也无法立刻选择候补购票。于是小岳立即打开了某抢票软件,由于早已事前填好购票信息而且开通了双通道抢票模式,软件自动帮助小岳抢票,并在无余票的情况下自动将小岳转入候补名单。10分钟后,小岳终于可以进入12306界面,然而此时12306显示候补购票名额已满。但是抢票软件已经将小岳自动送入候补名单前列,最终小岳也顺利买到了回家的车票。

也正因如此,不少抢票软件应运而生,主打购买加速包轻松抢票,即使抢不到票,购买加速包的费用还能退款。那么,所谓的加速包到底是什么?

某抢票软件的客服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所谓抢票加速包就是平台提供专属的服务器,可以根据消费者加速级别提升网络速度,从而加快监控余票的速度和频次,最后达到提升抢票成功率的作用。例如,人们手动购票时,刷新一次需要1秒钟,而使用抢票软件购票,刷新的频率则可以以毫秒计算。也就是说抢票软件实际上是凭借机器刷新的高速度和更快的网络速度抢票的。软件通过抢票程序,不间断地读取刷新12306接口,获取余票信息后又在第一时间占位购买。

贝壳财经发现,市面上的抢票软件,例如高铁管家、飞猪、携程等购票界面上多会显示抢票成功率等内容以引诱消费者购买加速包,例如“成功率23.7%”、“共790+万人在抢”、“低速抢票抢票难度较高,很可能失败”等。而且很多软件默认购票选项往往会自动捆绑加速包,稍不留意就会连同车票一起付款。

贝壳财经使用携程App购票发现,目前携程的可选抢票速度共有6档,收费从0元递增到了80元每次不等,每个不同档位对应不同的抢票网速(带宽)和助力包,最高档的VIP抢票80元一次,享有40个助力包和专享1000M抢票专属服务器。

如果消费者不愿意购买加速包,这些平台还提供了另外一种获得加速包的方式——邀请好友助力加速。通常情况下,每多一位好友点击助力链接,抢票通道的抢票成功率就会提高一些,有些平台的助力成功率进度条还能显示到0.01%。逢年过节,朋友圈、微信群等可谓是这类助力链接的“重灾区”。这种模式下,消费者虽然省下了钱,但却承担了帮平台拉新,广告推广的工作。

不过,加速包有时也会失灵。春运期间购票的旅客小刘却告诉贝壳财经,自己2018年春运时曾通过“邀请好友助力加速”的形式在携程、飞猪等平台抢票,然而当抢票速度已经达到最高后,却仍旧没能抢到回家的车票。无奈之下,小刘打开了12306,却意外发现12306上有余票,并顺利购票。自此,小刘每次买票都会优先使用12306平台。

加速包为何会失灵?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在接受央视采访时曾表示,抢票软件不灵的原因是12306通过风险控制平台对第三方抢票软件的相关特征进行识别并实施了流量拦截。也就是说,12306有风控系统,如果有人频繁访问服务器,就会被视为非正常操作,将被拦截或者拖到慢速队列中。到头来,消费者购买的抢票服务非但没有起到加速作用还很有可能拖慢了抢票进程。

既然抢票软件可以在12306软件崩溃的情况下帮助更多旅客方便购票,那为何12306这么多年来不断研究方案屏蔽第三方平台呢?中国铁道科学研究院12306技术部主任单杏花曾向央视解释过12306想方设法限制第三方服务介入的原因。

单杏花称,抢票软件从某个角度来讲迎合了旅客的需求,但第三方抢票软件确实存在几个方面的问题:一个是大量地刷新12306系统,消耗12306的资源,导致12306系统的服务会瘫痪;另外一个,退签处理规则上也存在跟铁路12306统一规范的社会标准不一致的地方,多收旅客的退票手续费改签费用;再一个,第三方抢票软件留存旅客信息,利用这些信息可能做了很多旅客并不知道的商业行为,这对泄露旅客信息存在一定的安全隐患。而且,由于铁路难以把握第三方对车票资源的销售、铁路也难以像航空和公路一样在运输高峰期随行就市,用市场价格调整票价,所以铁路12306与第三方平台的合作也就尤为困难。

也就是说,第三方抢票软件在12306开票时间点大量刷新,不断消耗12306有限的资源,结果就是,越来越多的人根本无法登陆12306,转而不得不选择使用抢票软件购票。上述小岳的例子恰好印证了这点。而想要使用第三方软件,就不得不购买软件加速包或者替软件打广告赚加速包,不然,即使使用了软件,消费者也竞争不过其他拥有加速包的人。于是大家又蜂拥而上,购买最高等级的加速包、转发分享拉更多的亲朋好友入坑以赢得更多的加速包。

如此反复下去,抢票软件并没有改变出行供需关系,反而打破了原有的购票秩序,重新建立起来一个新的秩序。原本以概率计算输赢的抢票秩序,在抢票软件的助推下,变成了竞价排名——原本不用付钱,大家凭概率抢票;现在大家都付了钱,同样的加速包下还是要凭概率抢票;如果想要更快,消费者就只能支付更多的加速费。当抢票软件巨头形成垄断,最后的结果就只能是消费者白白多掏几十块钱的加速费,却只能换来和之前一样的凭概率抢票的机会。

为何买票越来越麻烦?12306与第三方抢票软件博弈起底

单杏花还表示,12306自上线以来,与第三方软件之间的博弈就从未停止。

第一轮博弈便是2013年的第三方软件利用虚假信息注册12306账户之争,最后以12306改进新用户注册方式结束,2013年后,新注册用户填写的身份信息需要与公安部的系统进行对接以验证身份信息真实性。第二轮博弈开始于旅客频繁反映自己的身份信息被他人抢先注册,结束于12306要求注册时进行手机号码验证。但即便如此,抢票软件仍在不断卖力破解验证,最终研究出不使用真实手机号也能收发12306验证码信息的方法。无奈之下,12306又新增图形验证码验证用户真实身份,此为第三轮博弈。这也是为何当年很多用户吐槽12306注册流程繁琐,图形验证复杂的来源。不过图形验证也很快被抢票软件破解。2019年前后,第四轮博弈又拉开序幕,当时12306开始着手建立风控平台,进一步识别和拦截抢票软件,但单杏花介绍称,每当12306研究出一个新的拦截方案,抢票软件不久便会将其破解。这也就解释了为何抢票软件加速包“时灵时不灵”。有时候,可能12306的一次更新就会让加速包无“用武之地”。

此外,2019年12306也开始试运行候补购票功能,旅客在12306购票,如果显示无票,则可以将需求提交到12306系统中,系统如果遇到旅客钱退返回来的车票或者根据列车能力情况增加了车票,12306会优先配给已经排队等候的旅客。也就是说,旅客购票后改签、退订的票将会优先分配给候补位置的旅客,只有当候补区无人等候时,这部分票才会进入余票池。而依靠软件刷余票的前提是12306系统中有余票。

此次12306再度辟谣加速包没有优先购票权,其实指的是旅客如果在车票发售第一时刻没有抢到票,后续购买加速包抢票还不如直接在12306上候补购票来得快。也就是说,12306自带的候补购票功能才是抢票最高优先级的存在。

作为市面上各大抢票软件的忠实用户,小冯告诉贝壳财经,虽然知道加速包可能是智商税,但自己依然会继续优先使用抢票软件购票,因为加速包虽然不一定能加速,但是抢票软件确实为自己提供了便利。

目前12306的车票预订时间为15天,而大部分的抢票软件支持30天内预订,使用抢票软件的旅客可以提前选好车次和时间,预订购票,不用再费心蹲守12306的放票时间点。此外,自2019年开始,不少抢票软件也紧随12306推出了“连接12306候补购票通道”。除此之外,目前很多抢票软件还推出多种多样的智能抢票方案,保证旅客可以顺利到家,例如,临近车次(发车时间临近的其他车次)、跨站方案(同车次上车补票/多买几站)、坐席方案(同车次其他坐席)、拆票方案(同车次分段出票,统战换座)等。这些方案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热门车次有限的问题,也增加了旅客顺利到家的概率。

小冯认为,软件到点自动帮忙抢票,不用蹲12306放票点很方便,但是她也坦言自己从未购买过加速包。“加速包在我看来没什么用,付款时记得避开官方默认的包含加速费的选项就行”。小冯说。

那么法律上如何界定第三方抢票软件加价抢票的行为呢?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认为,一般的第三方购票平台有相关的资质,只不过是通过更高的带宽和相应的程序加速,与黄牛相比,平台收取的加速费可以认定为网络服务费用。虽然加速费不违法但也不是一个完全合规的行为。朱主任还表示,第三方购票平台出现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例如所谓的购买加速包的服务实际上是以牺牲没有使用该项服务的人的合法购票权益为代价的。没有使用该服务的人,手速抢不过计算机,但倘若所有人都使用第三方平台,12306服务器根本无法承担这么大的运行压力。对此,朱巍呼吁,面对网络加速抢票的乱象,法律还需要进一步规制。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李梦涵 编辑 岳彩周 校对 柳宝庆

版权所有:思达文化有限公司